浪潮顶端的快速支付环:抱怨黑名单顶端的1000多个应用被指控为恶意扣款提供支付渠道。

刚刚收到最高处罚金额的环迅支付再次被列入黑榜名单。

7月17日,第三方投诉平台聚投诉发布了第三方支付上半年排行榜:黑榜环迅支付刚挨央行最大罚单,翼支付、瑞银信、壹钱包上红榜(以下简称排行榜)。

排行榜指出,今年上半年,环迅支付有效投诉量共计1029件,未解决的投诉量共计821件,在行业中最多,解决率远低于行业平均水平。

翼支付、瑞银信、壹钱包三家支付公司,投诉解决率均位于行业前列,且无恶性投诉问题,因此,获聚投诉评为“2019上半年第三方支付行业红榜商家”。

在上榜的商家中,共有14家支付公司投诉解决率达到80%以上,但个别公司存在为涉恶意扣费APP、714高炮平台提供支付服务的情况,未能获评红榜商家。

2019年第二季度第三方支付行业的投诉量同比增加,行业迎来强监管。

环迅支付被列入投诉黑榜环迅支付被列入黑榜是意料之中。

就在前几日,环迅支付因违反支付业务规定,被人行上海分行予以警告,没收违法所得968.68万元,并处罚款4970.72万元,合计罚没金额约5939万元,另对公司相关负责人予以警告并处以罚款。

这是继易宝支付之后,又一次大额罚单,成为第三方支付行业史上最高金额罚单。

排行榜显示,环迅支付的相关投诉主要涉及为恶意扣费APP提供支付服务的问题,包括上海造艺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简称造艺科技)旗下的易小借、银码头、网贷侠,上海跃吉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简称跃吉科技)旗下金豹贷等APP。

无独有偶,和排行榜同时发布的互金上半年排行榜:投诉量超28万件,19地警方调取证据聚投诉2019数据(简称互金排行榜)显示,按未解决投诉量排名,造艺科技和跃吉科技分别以6067件和4478件位于榜首和第二,解决率均低于互金行业平均水平38.8%。

互金排行榜指出,造艺科技名下的投诉,涉及的APP众多,包括银码头、哆哆钱、易小借、银小借、银开心、趣豆钱、米花包、纳纳钱包、去借保、网贷侠、猎钱宝、荷宝包等;跃吉科技名下的投诉,涉及的APP包括猪八借、安逸花、好借钱、随我贷、随心贷、普惠分期、金豹贷等。

本报记者通过投诉内容发现,多数用户反映造艺科技存在“在未知情、未经本人同意情况下违法扣款行为”。

黑猫投诉平台也收到很多投诉,均反映被造艺科技扣款299元。

甚至有投诉称自己并未选择过造艺科技平台的服务项目。

当初接触到该平台,也是网络跳转而至。

在这个过程中,支付通道有一部分是环迅支付。

造艺科技在一条投诉下方回应称,扣费过程是需要经过本人同意勾选,且填写相关个人信息,包含姓名,身份证号,手机号,银行卡号。

以上信息都是网友主动填写,扣款299元是个人风险等级评估报告的评估费用。

排行榜披露,造艺科技和跃吉科技均系为用户提供个人风险等级评估服务。

评估后,为用户展示或推送借款产品,是否能通过其展示的借款产品借款,与评估分数无关。

根据黑猫投诉下方回复的客服电话,本报记者拨通之后,显示的电话名称为“天宫九号国际娱乐会所”,针对疑问和投诉,客服称自己没有权限,采访渠道也不方便告知。

跃吉科技的投诉情况与造艺科技如出一辙。

大量投诉源于乱扣费排行榜显示,从投诉量变化来看,2019年第二季度第三方支付行业的投诉量比第一季度上涨64%。

主要原因在于,涉恶意扣费类APP不断涌现出新马甲,引发新投诉;此外,富友支付等公司涉嫌为“714高炮”平台提供支付服务,引发投诉量增长。

“目前行业的大量投诉都源于乱扣费问题,而其中又有一大部分涉及到各种非法现金贷平台。

”专注于支付领域的苏宁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黄大智对本报记者如是说。

近年来,随着借款APP不断增多,恶意扣费也是无孔不入。

恶意扣费从本质上说违背了消费者意愿或者消费者知情权,是对消费者知情权和公平交易权的侵害。

支付行业资深人士对记者表示,恶意扣费多见于现金贷平台以及其他分期平台、消费金融公司,特别是在非法现金贷平台中极其常见。

这种扣费源于用户与平台签订的“代扣服务协议”,而早在2017年,人行就已针对“代收付”服务发文进行了整顿,可以说代扣这一模式中隐藏着大量的灰色产业,还存在大量的收集用户个人信息等问题。

面对如此多的投诉及支付行业乱象,黄大智认为,对于整个行业来说,监管已经对非法的互金商户和网络黑产亮剑,支付机构必须要在合法合规的范围内经营,更不能借助网络支付助长这种违法行为的发展。

“行业的发展需要做出更多的创新和服务,通过为商户提供以支付为核心的多元化增值服务,增加商户黏性,打造支付机构自身核心竞争力,秉承合法合规经营,对于支付机构来说才是最重要的。

”他如是说。

除了为涉恶意扣费类APP提供支付通道,排行榜指出,第三方支付机构投诉的问题还包括为714高炮平台提供支付通道、为涉赌涉骗商户提供支付通道、扣费不明三类。

事实上,第三方支付行业的投诉本质上是由支付商户问题引发的。

监管也曾对支付机构接入商户做出明确规定,不得直接或变相为互联网赌博、色情平台,互联网销售彩票平台,非法外汇、贵金属投资交易平台,非法证券期货类交易平台等提供支付结算服务。

发表评论